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生赢家的博客

用心灵感悟生活,用真诚结交朋友,用镜头记录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丑陋建筑何以横行中国  

2012-06-11 09:22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丑陋建筑何以横行中国:建筑是天然的公共事务,是一座座无字的纪念碑

  新近落成的合肥美术馆,号称形似“鸟巢”,在文化建筑这个公共领域里为我们上演了一场当代版本的“东施效颦喜剧”——不是合肥美术馆的建筑师天生就只会设计丑陋建筑,而是在他们做得丑却不知是丑反以为美的举动,如同东施的行为一样撼动了公共社会的审美底线(冯原语)。

  饱受争议的央视新大楼,近日因遭遇命名问题,又被好事网友旧事新提。有网民认为:“央视新大楼成人字型,而中部形成的多边形镂空,不符合建筑技术的稳定性原理;违背了三条腿才稳定的科学常识;为了使不稳定成为稳定,需要多用钢材,从而增加投资,造成浪费;人字型倾斜,内部形成倾角,影响使用率和使用面积。在建筑艺术上应符合中华传统文化和传统建筑风格,央视新大楼不仅没有贯彻这一点,而且完全丧失了中国传统建筑物的艺术特点。”中国路桥网官方微博指出:“央视大楼的造型充分说明:表面是奢华的,内容是空洞的;立场是倾斜的,思路是混乱的;姿态是下跪的,形式是扭曲的!”

  对照畅言网每年一度评选的十大丑陋建筑,不禁感慨,丑陋建筑何以横行中国?

丑陋建筑横行中国


已经落成的合肥美术馆
已经落成的合肥美术馆
北京天子酒店
北京天子酒店(入选十大丑陋建筑)
重庆囧字楼
重庆囧字楼

丑陋建筑横行,权力美学作祟


临汾尧庙广场天安门
临汾尧庙广场天安门

  “权力美学”始终是被学术界忽略的事物,但它却主宰了当代中国的公共建筑思潮。这种“美学”曾在忽必烈和朱棣打造北京宫式建筑时大放异彩,而它的当代使命,就是要借助建筑大跃进浪潮,构筑新一代国家主义建筑作品,藉此向公众炫示权力的帝王品质:阔大和崇高、威严和令人生畏。“权力美学”一直试图让民众接受这样一种理念:大尺度、大体量和大景观,是衡量建筑的惟一美学尺度,也是评判官员政绩、经济发达、社会繁荣和人民幸福的主要尺度。

  “权力美学”的“宏大叙事”,在上海掀起了超高层建筑狂潮,在北京掀起了打造阔大建筑的热潮,甚至许多地县级城市也卷入了这场“美学竞赛”,企图在空间的高度和广度上打造权力纪念碑。曾有媒体报导指出,某县官员罔顾民众贫困现实,在当地耗巨资克隆了一座“天安门广场”,藉此满足其“权力美学”的理念。尽管有关官员为此丢了乌纱帽,但“美学”本身却没有得到反思,反而变得更加甚嚣尘上。

为了名为“高速”的美学原则 不惜摧毁历史


  在建筑中,人的自豪感、人对万有引力的胜利和追求权力的意志都呈现出看得见的形状。建筑是一种权力的雄辩术。——尼采

  在另一方面,“权力美学”还拥有自己的“时间算术”,那就是追求城市发展的速度、变化和“日新月异”的惊奇效果。大跃进的时间模式,至今仍然支配着一些官员的灵魂。此外,似乎还存在着一个隐秘的原因,例如官员必须在任期内完成全部工程,以免其成为他人手里的“桃子”,抑或须在权力有效期内完成工程内部的利益分配等等。高速的“美学原则”就这样被打造起来,成为衡量国家政绩与个人实利的外在标志。

  在高速法则下出现的城市建筑浪潮,充满了颠覆性和断裂性。它急切地要修改城市的陈旧面貌,促使其散发出浓烈的现代性气息,却罔顾古老建筑的传统价值和历史文脉的延续。正是在这种“权力美学”的时间算术,引发了大规模建筑颠覆运动,令中国的城市改造运动沦为空前的文化灾难,大批珍贵的文物级老宅遭到拆毁,北京的南池子胡同是这方面的例证。它不仅从反面验证了城建工程的“含金量”,也显示出“权力美学”在摧毁历史时的冷酷无情。

  正如项羽对秦朝宫阙的大肆焚毁那样,每一个新王朝的本质,总是建立在对前朝建筑的疯狂毁灭之上。因为只有权力才会对另一种权力所遗留的物品感到恐惧。正是这种可笑的“项羽式逻辑”,导致了我国大多数历代建筑的覆没。更为荒谬的是,我们至今仍然不得不承袭这种“美学”的腐败鼻息。这是当代中国公共建筑的头号流弊,它不仅制造大量混凝土垃圾,实际也构成了对政府形象的严重损害。(引自朱大可《权力美学:中国建筑的头号敌人》)

权力美学,波及世界


  对希特勒来说,建筑是一种宣传工具。他在1937年纳粹党纪念日的讲话中这样说:“我们的敌人也许猜到,但我们的人民必须知道:我们的新建筑是为了巩固我们的新政权!”在“日耳曼尼亚”计划全盘托出前,一系列宏大的建筑已在建设中。那座傲视柏林的巨大圆顶大会堂,早在1925年就有草图。日耳曼尼亚规划中,一系列拥有让人毛骨悚然威力的大体量建筑,从每个细节,都在加强“帝国的尊严”和“日耳曼民族的优越性”,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政治权力通过建筑表达的范例。

  “每一个当权者,都有不同的审美追求,这种权力意志往往表现在当时的建筑风格上。例如,列宁执政时代,他本人偏爱喜欢前卫风格(AvantGrade),建造了大量造型大胆的建筑。后来斯大林上台,则酷爱新古典主义,自然积极推翻了之前一切风格,并且盖起一幢幢层级式的高楼大厦。”

   1970年代至1980年代,前苏联国家的经济状况并不乐观,唯独航天业依旧火热。前苏联的民族主义激情,在美国和前苏联的太空争霸战中,得到大量助燃剂。“这解释了为什么当时那么多建筑,看起来都像科幻小说或电影里的场景。”“这样说吧,逃避现实的唯一方法,就是跳进另一个幻想国度里。”——法国著名时装杂志《CitizenK》主编Chaubin

  1996年,吉隆坡的双子塔建成。这是世界最高的建筑第一次没有出现在西方。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有关方面不惜隐瞒各地潜在竞争对手,一直拒绝公布具体高度。直至完工。仅有2300万人口的马来西亚凭借着这座85层楼的双塔建筑一跃成为世界焦点,吉隆坡也因此忽然精神焕发起来,仿佛这城已具备国际大都市的发展潜质。

  此后,高度竞赛正式于亚洲展开,城市开始以最快的速度修建高楼,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使自己尽快迈入现代化社会。上海421米的金茂大厦和492米的环球金融中心、509米的台北101大厦、釜山560米的千年塔国际商务中心(MillenniumTower),以及仍未公布终极目标但传闻是800米的迪拜塔(BurjDubai)遍地开花的摩天楼不仅令原本默默无闻的亚洲城市为世界所瞩目,甚至放射出过分刺目的光芒,显出刻意疏离市民的炫耀气味。(王思及《高楼症候群》)

最好的建筑,应该是亲民的


宁波历史博物馆,王澍设计
宁波历史博物馆,王澍设计

  荣获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王澍说:“我想超越于城市和乡村、传统与现代之外,重新把大家遗忘的东西用有价值的方式提出来。”也许这是他作为第一个中国人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真正原因。

  中国建筑大跃进之前,古代中国人是擅长“循环建造”的。为什么拆一栋建筑,唐宋元明清的砖头都有?因为节约是我们的美德,这是一种德行,每一次都是把建材拆下来重新用,而不是把它们随意丢弃。这一点,现代中国人已经做不到了。

  最好的建筑,应该是最亲民的。最好的建筑师,应该对社会发展产生某种影响,并遵从可持续发展。最好的建筑师,应该是王澍口中的哲匠,一头是像哲学家一样来思考问题,另一头则是个木匠,就是哲学家和木匠的结合体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3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